鬼神是否存在?有证据吗?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9-08

  各个宗教中,都提到了神与鬼的事迹。例如上帝,真主,撒旦,冥王,阎君,玉皇,以及西天、极乐世界、地狱、天堂、冥界等等。象这些超自然的存在,是否有证据证明他们确实是存在于这个...

  各个宗教中,都提到了神与鬼的事迹。例如上帝,真主,撒旦,冥王,阎君,玉皇,以及西天、极乐世界、地狱、天堂、冥界等等。

  象这些超自然的存在,是否有证据证明他们确实是存在于这个世界,或与本世界相联系的世界里的?

  这不是在讲信念,而是在讲证据,以证明某些宗教所说的确实是真的,而非以谎言蒙骗信徒。展开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新科学已经用大量的事实案例证明了灵魂的存在,不过是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只是固执的保守旧观念。

  主要是以无数人的濒死体验来证实的。详细研究过程事实结论请详细阅读《前世今生论》,里面用了大量的事实案例让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无法否认的事实真相。

  有些人打着所谓科学的招牌在不懂科学原理的人面前,以所谓科技权威的口吻向他们宣说科学“证明”前后世不存在的道理,如果对之进行详细观察,我们就会发现,真正的新科学从未证明过前后世不存在的说法。

  一般而言,科学的创新之源大多来自西方国家,如今具有正知正见的西方科技界人士到底都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这是大家首先应该彻底、深入了解的。我们只有随顺由理性推导而出的真理才能具有庄严的智者形象,一味固执己见的行为,不论给它披上多么赏心悦目的外衣,也掩盖不了其本质上的贫乏与了无实义。

  如果在当今时代还固守以前旧科学的一些过时说法不放,那只能说明这些人的见识实在太过狭窄。

  时下,有些人还在依据狭隘、机械的唯物论所提供的相似理由,不公正地否认前后世的存在,

  其实早在1963年,当年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英国著名医学家约翰·艾克理爵士(SirJohnEccles)就在他的获奖论文中说过:“联系神经细胞并存在于它们中间的那些无颜色、无形状的东西就是意识。”

  他还说道:“在人的身体内确实有非物质的心识、意识,或者叫做心力的自我这种东西隐藏着,在胚胎时期或极年幼时,这种‘自我’就进入到人体内的大脑之中。它能操纵大脑的一切功用,就像人脑掌控电脑一样。人所拥有的这种无色、非物质的意识,可以指挥、控制属于血肉之躯的大脑,它能让大脑中的相关神经细胞从事在它指令指导下的具体工作。这样的非物质形态的‘自我’或心识,在大脑死亡之后依然存在,并仍拥有生命活动的形态,而且可以永生不灭。”

  英国牛津大学的著名生理学家查理士·谢灵顿爵士(SirCharlesSherrington)也说过:“在人的血肉躯体中有一非物质的‘自我’存在,它能控制人的大小脑。”

  而加拿大颇有影响的神经生物学家潘菲特博士(Dr.WilderGravesPemfield)则说:“人并非仅有骨骼血肉之身躯,除此之外,一定存在有一种非物质的心识。”

  任教于美国加州工学院的神经生物学家罗杰·史柏理博士(Dr.RogerSperry),在详细分析了人脑的两半边功能后也开始造论立说,并于1981年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发明奖。他也这样认为:“人们所谓的‘自我’实际上是超越物质并且非常崭新、重要的一种非物质,它只出现于复杂分层结构组织的肉体大脑中,并实际控制大脑每一部分的活动。”

  又比如英国基勒学院的唐纳德·麦楷博士(Dr.DonaldMackay)也如是论述道:“心识的这种‘自我’特性可以统治大脑,当脑死亡发生之后,心识还将持续存在。”

  而蜚声全球的著名数学家约翰·冯·纽曼博士(Dr.JohnVonNeu-mann)同样直接阐释道:“人的非物质的‘自我’应该存在,它可以控制大脑,并能遥控物质。”

  谈到冯·纽曼博士,很多科学界人士都公认他乃当今时代最聪明的人之一,曾经获得过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汉斯·贝德(HansBethe)就这么评价过他:“我有时心想,像约翰·冯·纽曼那么聪慧的头脑,很有可能是在暗示我们:这世上是否还有一种比我们人类更超越的种族?”

  而荣获196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尤金·威格纳博士(Dr.EugemeWignor)曾这样说过:“纽曼是当今世界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在评论纽曼的观点时他又如是说道:“纽曼认为人除了身体以外还存在有独立的意识,且此种意识还能生出万法,这种看法是非常值得我们赞叹的。”

  同样,诺贝尔奖获得者、著名脑科学家艾克尔斯教授在经过多年潜心研究之后,最终得出结论说:“精神或自我意识精神像物理世界一样,也是独立存在的实体。虽然居住于大脑中,有其依赖大脑的一面,但本质上并不具备物质性,实是一种有实体结构的东西。”

  而现代最有影响的心理学家荣格先生(Jung)则在其所著的《寻找灵魂的现代人》中这样说道:“与脑的关系不能证明心灵乃是副现象——因果地依赖生物化学历程的次等功能……,脑之结构与心理学对于心灵历程未提供任何解释。心灵具备不可化为其他事物的独特性质。”

  被誉为近现代“发明之王”的大发明家爱迪生也认为,生命不灭,精神永存,他相信人死后可以再生。他曾经说过:“我相信生命有如物质,是不能毁灭的。世界上一直有定量的生命存在,而这个量是永远不变的。”

  另一位西方智者密德在其所著的《死亡研究》一书中则表明了如下观点:“心不仅能离开大脑而自立,更能使用大脑、现出种种功用。”

  弗拉曼宁(Flam-marion)也在《死亡及其奥秘》中揭示道:“心灵自有它的灵智,而且心灵是整体的,独立的,所以也是不灭的。”

  德国著名哲学家叔本华则认为:“死为物质生命的最后,而不是自己存在的最后。”

  上文所列举之观点,皆是被世人公认的智慧超常之科学家、学者,借助先进理论、思想、科学仪器认真观察、思考后得出的结论。

  他们一致认为所谓意识从属于大脑的说法,无论如何都站不住脚。因此这些人才没有跟随此种说法而轻易交出自己的思考权,他们另辟蹊径、殊途同归地建立起崭新的观点。

  这就好比以前的科学家都非常推崇牛顿,而当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出现以后,人们又进而拥护起这种更为先进、合理、深刻的学说,死守牛顿观点的人自然而然就日渐稀少。

  同样,现在依然固守意识是大脑的产物这种看法的人,就像灭尽之灰烬,再无燃起冲天大火之可能,他们的思想也如日薄西山,江河日下了。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洛佩·杜鲁门说:“现代心理学的发展已走到了尽头,只得踯躅不前、犹疑逡巡。”他的这种分析确实可谓一针见血。

  心识已经离开身体,在体外存在并能看见自身的肉体,这类事例在全球范围内也可说是层出不穷。

  科学家们同样对之进行过详细的研究、调查,在这类研究人员中,最初耳闻目睹过此类事件,先是感到好奇、稀有,接下来则深入展开取证研究的一个代表人物即是雷蒙·穆迪博士(RaymondA.Moody,JR.M.D.)。1970年,在对一百五十人作过相关调查后,

  他写了一本名为《一生又一生》的书,内中如是说道:“我并非存心去证明死后尚有来生,我也不认为这种事的‘证据’是立刻可以得到的。”尽管穆迪这样说了,但他并没有停止探索的步伐,在刚开始无多大肯定性的基础上,他又继续向纵深方向推进对此问题的研究。后来,他对此的见解果然有所增进。1988年,他在另一本著作《远方的光》中就如此论述道:“我相信人死后有‘某种东西’继续存在。”之所以如此肯定,主要原因就在于通过对濒死时的“离体经验”(out-of-bodyexperience)的研究而让他坚信了这一点。其后,众多博士、科学工作者、医学专家开始对穆迪的研究结果进行复核、验证,之后,他们一致承认穆迪的见解、结论准确无误。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任教的心理学专家塔特(C.Tart),于其研究报告中写道:有一少女从小时候起一直到现在,其心识每个星期中都会飞离身体二到四次。当她从梦中醒来后,常常看到自己的躯壳躺在床上,而心识则在空中巡视。塔特教授于是把少女叫到自己的实验室进行检测,他让女孩睡在一张床上,其上在靠近天花板处又搁置一个架子,架子上再放置一块能显示任意五位数字的电钟。如此测试时,第四天晚上,当少女睡着以后,她的心识真的飞到床上方去了,并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那五个数字:25132。第二天,塔特教授询问她的梦中情况,姑娘回答得完全正确。这个事例是通过实验、检视而完成的,因此成为了国内外学者普遍承认的一个很有说服力的证据。

  与之相同,1772年逝世的瑞典卓越的科学家阿曼纽·隋登堡也曾亲身体验过濒死的感觉。隋登堡的前半生对自然科学作出过重大贡献,他在解剖学、心理学、生理学等领域均多有建树,曾写过多部论著,确实称得上是名闻遐迩;而他的后半生则把工作重心转移到了向世人广为宣讲自己的濒死体验上来。

  他本人的体会与行之于文字的材料,与现在的人们所感受到的濒死经历基本相同:他亦认为人的所谓断气只是心识离开色身而已,并不代表意识的永远死亡或断灭。因此,死亡的真实含义实是指心识从一个地方或载体迁移到另外一个地方或载体上继续存在下去。

  感受过与隋登堡的濒死体验相类似状态的人,或者有关这方面的论述材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可谓数不胜数。据1992年的一份统计资料显示,仅美国一个国家就有一百三十多万人有过这种在生死的临界状态中往返穿梭的经历;而乔治·盖洛普更进一步估计说,全美大约有八百万人经历过濒死体验,因此这种现象、事实任谁都无法否认、抹煞。但在以这些现象为基础试图推导出与之相关的结论时,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就像《涅盘经》中描述的那样:众盲人摸象,然后各抒己见,结果各人所“见”大相径庭。

  新科学已经用大量的事实案例证明了灵魂的存在,不过是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只是固执的保守旧观念。

  主要是以无数人的濒死体验来证实的。详细研究过程事实结论请详细阅读《前世今生论》,里面用了大量的事实案例让我们不得不承认这无法否认的事实真相。

  有些人打着所谓科学的招牌在不懂科学原理的人面前,以所谓科技权威的口吻向他们宣说科学“证明”前后世不存在的道理,如果对之进行详细观察,我们就会发现,真正的新科学从未证明过前后世不存在的说法。

  一般而言,科学的创新之源大多来自西方国家,如今具有正知正见的西方科技界人士到底都是如何看待这一问题的,这是大家首先应该彻底、深入了解的。我们只有随顺由理性推导而出的真理才能具有庄严的智者形象,一味固执己见的行为,不论给它披上多么赏心悦目的外衣,也掩盖不了其本质上的贫乏与了无实义。

  如果在当今时代还固守以前旧科学的一些过时说法不放,那只能说明这些人的见识实在太过狭窄。

  时下,开奖心水论坛,有些人还在依据狭隘、机械的唯物论所提供的相似理由,不公正地否认前后世的存在,

  其实早在1963年,当年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英国著名医学家约翰·艾克理爵士(SirJohnEccles)就在他的获奖论文中说过:“联系神经细胞并存在于它们中间的那些无颜色、无形状的东西就是意识。”

  他还说道:“在人的身体内确实有非物质的心识、意识,或者叫做心力的自我这种东西隐藏着,在胚胎时期或极年幼时,这种‘自我’就进入到人体内的大脑之中。它能操纵大脑的一切功用,就像人脑掌控电脑一样。人所拥有的这种无色、非物质的意识,可以指挥、控制属于血肉之躯的大脑,它能让大脑中的相关神经细胞从事在它指令指导下的具体工作。这样的非物质形态的‘自我’或心识,在大脑死亡之后依然存在,并仍拥有生命活动的形态,而且可以永生不灭。”

  英国牛津大学的著名生理学家查理士·谢灵顿爵士(SirCharlesSherrington)也说过:“在人的血肉躯体中有一非物质的‘自我’存在,它能控制人的大小脑。”

  而加拿大颇有影响的神经生物学家潘菲特博士(Dr.WilderGravesPemfield)则说:“人并非仅有骨骼血肉之身躯,除此之外,一定存在有一种非物质的心识。”

  任教于美国加州工学院的神经生物学家罗杰·史柏理博士(Dr.RogerSperry),在详细分析了人脑的两半边功能后也开始造论立说,并于1981年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发明奖。他也这样认为:“人们所谓的‘自我’实际上是超越物质并且非常崭新、重要的一种非物质,它只出现于复杂分层结构组织的肉体大脑中,并实际控制大脑每一部分的活动。”

  又比如英国基勒学院的唐纳德·麦楷博士(Dr.DonaldMackay)也如是论述道:“心识的这种‘自我’特性可以统治大脑,当脑死亡发生之后,心识还将持续存在。”

  而蜚声全球的著名数学家约翰·冯·纽曼博士(Dr.JohnVonNeu-mann)同样直接阐释道:“人的非物质的‘自我’应该存在,它可以控制大脑,并能遥控物质。”

  谈到冯·纽曼博士,很多科学界人士都公认他乃当今时代最聪明的人之一,曾经获得过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汉斯·贝德(HansBethe)就这么评价过他:“我有时心想,像约翰·冯·纽曼那么聪慧的头脑,很有可能是在暗示我们:这世上是否还有一种比我们人类更超越的种族?”

  而荣获196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尤金·威格纳博士(Dr.EugemeWignor)曾这样说过:“纽曼是当今世界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在评论纽曼的观点时他又如是说道:“纽曼认为人除了身体以外还存在有独立的意识,且此种意识还能生出万法,这种看法是非常值得我们赞叹的。”

  同样,诺贝尔奖获得者、著名脑科学家艾克尔斯教授在经过多年潜心研究之后,最终得出结论说:“精神或自我意识精神像物理世界一样,也是独立存在的实体。虽然居住于大脑中,有其依赖大脑的一面,但本质上并不具备物质性,实是一种有实体结构的东西。”

  而现代最有影响的心理学家荣格先生(Jung)则在其所著的《寻找灵魂的现代人》中这样说道:“与脑的关系不能证明心灵乃是副现象——因果地依赖生物化学历程的次等功能……,脑之结构与心理学对于心灵历程未提供任何解释。心灵具备不可化为其他事物的独特性质。”

  被誉为近现代“发明之王”的大发明家爱迪生也认为,生命不灭,精神永存,他相信人死后可以再生。他曾经说过:“我相信生命有如物质,是不能毁灭的。世界上一直有定量的生命存在,而这个量是永远不变的。”

  另一位西方智者密德在其所著的《死亡研究》一书中则表明了如下观点:“心不仅能离开大脑而自立,更能使用大脑、现出种种功用。”

  弗拉曼宁(Flam-marion)也在《死亡及其奥秘》中揭示道:“心灵自有它的灵智,而且心灵是整体的,独立的,所以也是不灭的。”

  德国著名哲学家叔本华则认为:“死为物质生命的最后,而不是自己存在的最后。”

  上文所列举之观点,皆是被世人公认的智慧超常之科学家、学者,借助先进理论、思想、科学仪器认真观察、思考后得出的结论。

  他们一致认为所谓意识从属于大脑的说法,无论如何都站不住脚。因此这些人才没有跟随此种说法而轻易交出自己的思考权,他们另辟蹊径、殊途同归地建立起崭新的观点。

  这就好比以前的科学家都非常推崇牛顿,而当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出现以后,人们又进而拥护起这种更为先进、合理、深刻的学说,死守牛顿观点的人自然而然就日渐稀少。

  同样,现在依然固守意识是大脑的产物这种看法的人,就像灭尽之灰烬,再无燃起冲天大火之可能,他们的思想也如日薄西山,江河日下了。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洛佩·杜鲁门说:“现代心理学的发展已走到了尽头,只得踯躅不前、犹疑逡巡。”他的这种分析确实可谓一针见血。

  心识已经离开身体,在体外存在并能看见自身的肉体,这类事例在全球范围内也可说是层出不穷。

  科学家们同样对之进行过详细的研究、调查,在这类研究人员中,最初耳闻目睹过此类事件,先是感到好奇、稀有,接下来则深入展开取证研究的一个代表人物即是雷蒙·穆迪博士(RaymondA.Moody,JR.M.D.)。1970年,在对一百五十人作过相关调查后,

  他写了一本名为《一生又一生》的书,内中如是说道:“我并非存心去证明死后尚有来生,我也不认为这种事的‘证据’是立刻可以得到的。”尽管穆迪这样说了,但他并没有停止探索的步伐,在刚开始无多大肯定性的基础上,他又继续向纵深方向推进对此问题的研究。后来,他对此的见解果然有所增进。1988年,他在另一本著作《远方的光》中就如此论述道:“我相信人死后有‘某种东西’继续存在。”之所以如此肯定,主要原因就在于通过对濒死时的“离体经验”(out-of-bodyexperience)的研究而让他坚信了这一点。其后,众多博士、科学工作者、医学专家开始对穆迪的研究结果进行复核、验证,之后,他们一致承认穆迪的见解、结论准确无误。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任教的心理学专家塔特(C.Tart),于其研究报告中写道:有一少女从小时候起一直到现在,其心识每个星期中都会飞离身体二到四次。当她从梦中醒来后,常常看到自己的躯壳躺在床上,而心识则在空中巡视。塔特教授于是把少女叫到自己的实验室进行检测,他让女孩睡在一张床上,其上在靠近天花板处又搁置一个架子,架子上再放置一块能显示任意五位数字的电钟。如此测试时,第四天晚上,当少女睡着以后,她的心识真的飞到床上方去了,并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那五个数字:25132。第二天,塔特教授询问她的梦中情况,姑娘回答得完全正确。这个事例是通过实验、检视而完成的,因此成为了国内外学者普遍承认的一个很有说服力的证据。

  与之相同,1772年逝世的瑞典卓越的科学家阿曼纽·隋登堡也曾亲身体验过濒死的感觉。隋登堡的前半生对自然科学作出过重大贡献,他在解剖学、心理学、生理学等领域均多有建树,曾写过多部论著,确实称得上是名闻遐迩;而他的后半生则把工作重心转移到了向世人广为宣讲自己的濒死体验上来。

  他本人的体会与行之于文字的材料,与现在的人们所感受到的濒死经历基本相同:他亦认为人的所谓断气只是心识离开色身而已,并不代表意识的永远死亡或断灭。因此,死亡的真实含义实是指心识从一个地方或载体迁移到另外一个地方或载体上继续存在下去。

  感受过与隋登堡的濒死体验相类似状态的人,或者有关这方面的论述材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可谓数不胜数。据1992年的一份统计资料显示,仅美国一个国家就有一百三十多万人有过这种在生死的临界状态中往返穿梭的经历;而乔治·盖洛普更进一步估计说,全美大约有八百万人经历过濒死体验,因此这种现象、事实任谁都无法否认、抹煞。但在以这些现象为基础试图推导出与之相关的结论时,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就像《涅盘经》中描述的那样:众盲人摸象,然后各抒己见,结果各人所“见”大相径庭。

  这套片子无论修行者还是非修行者看了都会大有收获。修行者看了会更加坚定信心,勇猛精进。非修行者看了也会大受启发,步入正道。

  灵魂的确存在,人死后不是烟消云散一无所有了,灵魂不灭,还要轮回。你造了因,就有后果,就得承担,要么今生要么来世。知道了这个后,那么我们该怎么做?这个是重点。

  现代人相信科学,凡事都讲证据才肯相信,由于获取过多的现代资讯,反而疏忽了古圣先贤对我们的谆谆教诲。因果轮回的道理,儒释道三教圣贤早在数千年前就已经讲清楚说明白了,可惜直到近代,西方科学家,医学界才发现东方圣人经典所载因果轮回的事理,就是宇宙人生的真相,因而纷纷投入研究盼能透澈了解。

  中国伟大的历史学家司马迁所做的史记夏本纪上就记载著:‘大禹的父亲鲧,因为治水失败而被舜王在羽山处死,鲧死之后,化为三足鳌’,汉书上载有:‘赵王如意死后,化为苍犬扑杀吕后以报仇’,隋书上记载:‘大将韩擒虎,死做阎罗王。’感应篇汇编,安士全书和佛经说的就更详细清楚了;所以古今圣贤都劝世人要深信因果,种善因,必得善果;造恶因,定得恶报,因果报应,绝对是丝毫不爽啊!俗话讲: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佛门也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因为因果是通三世,不是只有这一世而已!

  演讲所搜集的是现代发生因果轮回的实例,而且多经过媒体的报导,科学家的研究与证实,容易启信,非常适合现代人观看,故欢迎广泛流通弘扬,唯有让世人相信因果不空,轮回真有,断恶修善,才能够消除灾难,天下太平!

  1949年,台湾发生了一件轰动全球的借尸还魂事件。事件的主角名叫朱秀华,原住在金门的新街,父亲叫朱清海,母亲叫蔡叶,当她十八岁那年坐渔船在海上被歹徒抡去财物推下海去害死了。之后,她借助台湾麦寮乡村女林罔腰来重投人间。当时林罔腰的先生吴秋得突然发现她的太太不醒人事,于是立即把林罔腰送医院,结果死于不明原因,后来在林罔腰出殡那天,她的尸体竟在众人眼前突然起来,并对众人说我叫朱秀华,我已借助林罔腰的身体复活。当时包括林罔腰的先生吴秋得等众人都给这情景吓呆了。事后这件借尸还魂事件公诸海外,全球的灵异学家包括美国、日本等地都前来台湾访问这位朱秀华女士,一时成为轰动国际的焦点人物。后来吴秋得为了避开各国传媒,便带同这位借他太太躯体的朱秀华远离家乡,走到台湾的郊野一同生活至今。

  由海南省计划生育局副处级干部李书光写的“二世奇人”以及《东方女性》杂志记者朱必松写的“对‘二世奇人’唐江山的特别调查”都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海南岛东方市感城人唐江山是儋州市新英镇黄玉村陈明道的再生。

  世间真有转世奇人吗?果真如此,那么唐江山将是人类遗传学、生命科学研究的宝贵财富,这一现象将揭开新的生命之迷。本著严谨的理性态度,《东方女性》编辑部经过几个月的调查采访后,决定向社会、向读者、向科学界公开报导唐江山事件,希望引起全社会、特别是科学界的关注。

  在海南省东方市感城镇居住著一位叫唐江山的“二世奇人”。据唐江山父母及村里老人说:唐江山3岁时(1979年)的某一天突然对父母说:“我不是你们的孩子,我前世叫陈明道,我的前世父亲叫三爹。我的家在儋州,靠近海边(在海南岛北部,离东方市160多公里)”。他还说他是在文革期间武斗中被人用刀和枪打死的。更为奇怪的是他竟然能讲一口流利的儋州方言。(注:东方市讲闽方言,儋州人讲军话,一种由不同方言形成的特殊地方方言。)他的腰部还留有前世被砍的刀痕。唐江山6岁那年,父母禁不住他的再三催促,在他的指引下乘车来到唐江山前世所在地儋州市新英镇黄玉村。6岁的唐江山径直走到陈赞美老人家里,用儋州话叫他“三爹”。说自己是他的儿子,叫陈明道,死后托生到东方县的感城镇,如今是来寻找前世父母的。接著他认出了自己的两个姐姐和两个妹妹以及村里其他亲友,特别有趣的是,他还能认识他前世的女友谢树香。由于6岁的唐江山所讲述的前生故事,回忆的前生场景以及对亲人的确认令唐江山前世陈明道的亲人邻里折服,陈赞英老人当场和唐江山抱头痛哭,并确定他就是自己儿子陈明道的再生。从此,唐江山有了两个家,两个父母,每年往来于东方和儋州之间。陈赞美老人及亲人、村里人都把唐江山当作陈明道。由于陈赞英身边无子,唐江山一直充当他的儿子,尽孝道至1998年陈赞英去世。

  前几十年,浙宁北乡十七房地方,有一制作棕绷的余姚老人,住在大街杏一药房对门。平时,他只用一只手作事,一只手缩在袖里,人都以为奇怪。

  他哭着说,曾投过三世猪身,吃泥糠,挨冻饿,痛苦到极点,现在还不能忘记!被杀时,高声叫喊想逃跑,刀刺入喉,痛极晕去,苦不可言;被人切肉分割时,痛苦更加厉害。刀刮、开水烫,破肚、抽肠,块块分开。

  又说,凌迟的痛苦,要等肉卖完,才能停止。最后一次投胎做猪时,有一条腿没人来买,痛不能忍;魂魄挣扎着脱离了猪腿,飘荡恍惚,投了人身,所以,这只猪腿没有变换。

  我母亲生我时,恍惚看见一只猪向她奔来。我长大后,常在乡里出丑,所以躲避到这里来,又被你们看出来了。

  药店老板郑玉田,曾亲眼看见此事。这是确实有轮回的证据,岂可不信呢? (郑宗聂居士)

  展开全部在无神论者看来,鬼神之说全是虚无的,人为的幻想。他们认为宇宙是纯物质 的,没有任何精神的成份,世间有理智的生命体只有人类再无其它,而泛神论者 则认为鬼神是辅天盖地、名目繁多的,那怕是草木鸟兽都有可能是鬼是神,他们 是迷信的滋生源,是科学的敌人。

  而在伊斯兰看来,无神和泛神皆走极端,正象人类自身需要物质与精神的双重 滋养一样,宇宙同样是物质与精神的双重组合,只不过人类对物质是可感知的而 对精神是不可感知的。正如《古兰经》云,“他们问你精神是什么,你说:‘精神 是我的主的机密’你们只获得了很少的知识。”(17:85)那么伊斯兰是否属于一神论呢?伊斯兰是认主独一的信仰,我们决不把真主安 拉称为神。因为在中国民间信仰中,神是五花八门的,概括一下可分为五类:第 一,许多伟人死后,后人为他们修寺盖庙,以神敬之;第二,皇帝所封的神,如 当年乾隆皇帝封他父亲为钱塘江水神;第三,小说家笔下之神,如(封神演义,中 姜子牙斩将封神,又如《西游记》中的诸神;第四,民间信仰诚信,人死之后, 好人变神,坏人变鬼;第五,巫婆、神汉所请之神。总之,中国民间信仰中的神 应有尽有,为避免混淆,我们不把真主称为神。对于鬼神之说,穆斯林绝不捕风捉影,盲目信仰,而是依经据典,理智对待。 具体作法:一分为二看问题,其一、诚信真主由火上所造的有别于人类的镇尼(精 灵)的真实存在。镇尼乃浊妙两性,既可以妙体出现,又可以人或动物的形象出现 ,他们亦有穆斯林与卡菲尔的区别,分男女老少,有饮食、生死、婚配等习性。 镇尼的祖先是易卜里斯,原名叫而扎伊莱,是位功修完满的修上,因其功干完满 被提升至天仙品级,并和天仙一块拜主。

  镇尼受造于人类之先,在人祖阿旦之前,大地由镇尼治理,由于镇尼性烈,经 常在大地上互相残杀,致使大地被破坏的一无是处,且屡教不改,于是真主派天 使对镇尼大量诛灭,少数镇尼逃于荒岛和深山之中,后来真主造化了阿旦,命令 众天使给阿旦叩头,结果只有易卜里斯公然对抗主命,不叩,原因是他认为无论 论出身还足功修远比阿旦高贵。于是真主把其赶出天堂,而目空一切的易卜里斯 仍不思悔改,反而发誓要将阿旦及其子孙全部诱骗至迷途,之后易卜里斯成功地 将阿旦夫妇骗出天堂,下放大地。随着时间的推移,阿旦子孙不断繁衍,人类社 会开始出现,而此时曾逃到海岛与深山中的镇尼也繁衍成了数目众多的群体,并 潜入到人类社会,但由于努哈与素莱曼二圣曾和镇尼缔结约定:镇尼不得伤害人 类,所以镇尼中的穆斯林格守约定,与人类和平共处,他们中有的还到清真寺中 与人类一同礼拜,清真寺中偶尔会发现他们的踪影。因镇尼同是穆圣教生,所以 镇尼穆斯林也接受穆圣教诲去劝导他们的同类。正如《古兰经》云:“当时,我曾 使一伙精灵走到你面前,来静听《古兰经》当他们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们说:‘ 大家静听吧!’诵读完毕,他们就回去警告他们的同类。”(45:29)至于卡菲尔的镇尼则与易卜里斯同流合污,与人类为敌,但由于天使对人类的 保护,镇尼不敢对人公然侵犯,只能隐藏于道观、庙宇,古老空房及人烟稀少之 处,伺机而动。镇尼伤害的对象是卡菲尔和那些信仰薄弱、缺乏功修的所谓穆斯 林,真正的穆民,镇尼易卜里斯无能为力,镇尼伤害人的手段或亲自侵入人体支 配人的大脑使入神智失常,听从其摆布或以附于人体的方式,《古兰经》云:“我 告诉你们,恶魔们附在谁身上,好吗?恶魔们附在锯个造谣的罪人身上。”(26: 221)比如他们附在巫婆、神汉等装弄鬼者的身上以治病或驱鬼为借口诱人上当迷 信,如若说这一邪术确能缓解病痛或能应验的话,则是暂时的,是镇尼易.卜里 斯的糖衣炮弹,是更危险的,因为易卜里斯是人类的公敌,它只会给人带来伤害 ,故,万不可信。镇尼或以所谓的“借尸还魂”之术来害人,对象多是禀赋较弱之 人(妇女居多)或神智失常之人。使他们忽然昏厥,朦醒后说胡话或哭啼或吵骂或叙 述某亡人的事务(多是家庭或自身的秘密)或自称是某某亡人,拟捏亡人之腔调以此 诱惑人们崇拜亡灵。对此,穆民当坚信,这是镇尼易卜里斯在搞恶作剧,绝非什 么借尸还魂或阴魂在世,因为穆圣说:“人一旦死亡,灵魂都归向真主。”每逢遇 “借尸还魂”的鬼把戏当立即揭穿,其方法是:高诵班克(外宣礼辞)高诵求护词 ,高诵古兰112、113、114章,并掐患者的人中穴位。以上方法只是应急之措, 而避免易卜里斯伤害的最好方法是先正己。即学习圣教真知,多纪念真主,强化 五劝,并时常身带大小净。正如《古兰经》云:“真主说:‘谁无视普慈主的教诲 ,我就给他派一个恶魔作为他的伴侣,那些恶魔必定阻止他遵循正道,而他还认 为自己是守正道的,直到无视者来于我时,他们悔恨地说:“但愿我和他有天壤之 别,这位伴侣线)如果把避免易卜里斯的伤害说成是避邪的话,那么 穆斯林避邪的唯一方法是加强自身的信仰建设,虔遵圣教。穆斯林对鬼神看法的另一方面是参考科学解释,对不解之事莫要大惊小怪,或 许是一种自然现象或物理、化学反应,与镇尼的参与并无关联,不可否认某些所 谓的鬼神现象或许是人们内心深处的愿望和恐惧浓缩成人们所熟知的形式而已, 或许是不折不扣的幻觉,或许是偶尔可感觉到的带电反应,或许是至今人类还未 能理解的某种现象的表微。但相信科学不等于崇拜科学。若把所谓的鬼神现象都 作以上“科学”的解释,则未免有牵强、塘塞之嫌。圣训选段:一、阿依莎传,一些人关于算卦者请教穆圣,穆圣说:“他们绝无 是处。九龙图库红姐118图库”这些人说:“他们有时预测一事,怎么也应验呢?”穆圣说:“那是被恶魔 愉去的真言,然后授之算卦者耳中,他们便以一掺百。”又说:“凡找算命先生, 问之以事,信之不疑者,其四十天拜功无效。二、艾布拉费尔传,穆圣说:“洗亡人者只要没有公开亡人的不好现象,安拉 会恕饶他四十次。”注:若亡人身上出现好迹象,如克凡布上起花,可宣扬;若出 现坏迹象,如变形,则不可宣扬。至于坏人克凡布上起花,则是易卜里斯的引诱 。

手机看开奖| 金冠高手论坛| 开奖记录| 正版天机报| 香港金多宝网站| 红姐| 神算刘伯温| 香港马经图库| 财神爷高手论坛| 金光佛网址|